您现在的位置:济南天逸画廊>>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王铎“热”引古代书法补涨

聚焦书法专场搅动市场温度

   在艺术品资源日益稀缺的情形下,新的价值点不断被挖掘出来,书法就是其中一例。2014年拍卖已接近尾声,就目前各板块的市场形势来看,书法市场的升温是不容置疑的:王铎精品的集中亮相延续了“王铎热”,乾隆御笔《白塔山记》亿元成交,匡时拍卖的书法品牌夜场斩获1.3亿元……接二连三的书法高价和高成交率,让不少业内人士纷纷感叹,在资金面偏紧的市场中,书法板块颇有黑马之势。

乾隆《白塔山记》创2014唯一过亿书画作品

乾隆《白塔山记》创2014唯一过亿书画作品

乾隆御笔《白塔山记》稳坐钓鱼台

   今年秋拍,乾隆御笔《白塔山记》以1.1615亿元成交,成为今秋略显低迷的内地市场中唯一一件过亿拍品。

   据了解,乾隆皇帝亲笔御书《白塔山记》总共五卷,据记载,公元1773年,乾隆帝作成此文,记录了登上白塔山后所观四个方面的景色。《白塔山总记》与另外的塔山四面记有刻碑立于北海公园的“引胜亭”和“涤霭亭”中,至今仍可见。

   据保利执行董事赵旭透露,这次上拍的四卷是卖家历经20余年齐集而来,《塔山西面记》是于2001年在嘉德春拍上购得,《白塔山总记》是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上买下的。北京保利拍卖的执行董事赵旭对其最终成交价格也比较满意,“四件作品亦可独立存在,能将四件齐集一起,并最终留在国内,这是国宝最好的归宿”。业内人士分析:“根据目前拍卖的情况来看,市场并没有太过明显的上升迹象,而是在有限幅度内平稳增长。单价过亿拍品的偶然出现将会是今后一段时间内的常态现象。”

王铎  《雒州香山作》 成交价:4536万元  北京匡时2010年秋拍

王铎  《雒州香山作》 成交价:4536万元  北京匡时2010年秋拍

一线拍卖行力捧“王铎热”发酵

   今年秋拍的一大看点就是王铎精品的集中上拍,包括中国嘉德推出的“王铎的笔底毫端”弥补了拍卖场上王铎专场的缺失,20件拍品成交额达8214万元。其中,王铎的行书临《汝帖·颜真卿与李太保帖》以2127.5万元成交;其给好友今础的八幅扇面全部以估价8至9倍的价格成交。中国嘉德中国书画部总经理郭彤在拍后表示:“王铎专场的成交,顺应了当下市场书法'热'的潮流,对古代书画市场有很大的意义。”

   荣宝今年秋拍推出“王铎诗文稿墨迹”专场主要呈现了王铎晚岁10多年间创作的诗文,共计19件作品,总成交额为1210万元。在匡时的“畅怀--中国书法夜场”中,王铎的精品继春拍领衔后,此次秋拍实力仍不容小觑,《草书七绝七首》和《行书赠敷五文语》分别以1322.5万元和1265万元成交位列次专场一、二。保利2014年秋拍中,王铎依旧表现抢眼。在“翰不虚动--中国古代书法专场”中,其于归于道山前一年所作的《致戴明说札》表现出乎意料,1863万元成交价远高于400万元的最高估价。

王铎行书《广陵怀古二首》 379.5万元成交   嘉德2014年秋拍

王铎行书《广陵怀古二首》 379.5万元成交   嘉德2014年秋拍

聚焦书法专场搅动市场温度

   今年秋拍,越来越的拍卖行将书法列入其中,包括匡时的书法品牌夜场“畅怀”、保利拍卖推出的“翰不虚动--中国古代书法专场”及盈时拍卖对书法板块也有侧重……拍卖行的集中力推,使得今秋“书法热”显而易见。

   匡时拍卖力推书法门类,其品牌书法夜场“畅怀”经历春、秋两场拍卖的酝酿后表现的愈发成熟。在今年秋拍中,“畅怀”共推出书法精品43件,斩获1.3亿元的成交额,总成交率为90.70%。北京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在北京匡时拍卖力推的书法夜场之后表示:“当晚的拍卖结果证明,买家对于书法精品的认同感越来越强,专业度越来越高,现场几乎无漏可捡,多件拍品是以超过最高估价的价格成交,并且有4件作品单件突破千万元,分别属于王铎、文徵明、康熙皇帝。”

   此外,今年秋拍中,盈时拍卖也将目光聚焦在书法板块,盈时拍卖总经理常乐表示:“今年秋拍盈时书画专场中书法拍品,特别是明清书法作品,比以往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所提升,这一方面是根据市场情况做出的积极应对,另一方面也是根据目前现有的藏家需求所特别增加的。”

   虽然,书法的价值体现暂时还远远不如书法,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书法市场处在价值低洼地的现状,在近年各大拍卖行的春、秋拍中已经逐渐体现出来,书法作品成交额、成交率都在稳步提高。“书画家的书法价值正在逐步追上来,向书画价格靠拢,这也是大家对书画本是同根同源的一种认可。”收藏家朱绍良曾表示。


关于王铎“热”

   “我们回头想想十年前的王铎,2004年那会儿好的王铎才多少钱,肯定百十来万,但是现在想想好的王铎动不动过千万,甚至是大几千万的成交”,作为市场的观察者,王铎的这种热潮是有目共睹的。

王铎 诗稿手迹(60开)北京荣宝拍卖

王铎 诗稿手迹(60开)北京荣宝拍卖

   如果把这样的一种市场突起的现象概称为“王铎”现象,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王铎的书画作品撑起了大陆包括香港海外等拍卖行书法板块的大局,尤其是嘉德今年的首个王铎专场,以及北京匡时的王铎纪录,北京荣宝的王铎诗稿专题,北京保利和北京翰海的千万级王铎作品,但是这样的一个热潮的背后,通过梳理王铎的拍卖价格,其实是更加明晰的看到王铎的“拍场秀”是如何开始的。

   从1994-1997年的拍卖场上,王铎的作品集中在20万左右的价格区间,1997年是王铎作品价格开始上扬的关键一年,其中在北京翰海的春拍上,王铎草书手卷成交价达到41.8万元。

   短短的半年之后,在中国嘉德1997年的秋季拍卖会中,王铎另外一幅行书手卷,估价仅为15-18万元,最终的成交价达到了159万元,成为王铎在拍场上首次突破百万元的书法作品纪录。

   但是在随后将近八年的时间内,拍卖市场中并未出现王铎超过百万元的书法作品,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王铎书法作品的上拍,随着当时拍卖行的增加,包括海外的佳士得拍卖,以及上海崇源、敬华等拍卖公司都开始上拍王铎的作品。其中2004年王铎的一件《行书五言诗》成交价格达到了107.8万元,超出估价近两倍,此后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大热,王铎的作品更是水涨船高,尤其是在北京匡时2010年秋拍中,那张4536万元的世界纪录的王铎书法作品,更是把王铎带入到了一个更加高价的层面。

王铎  《汝贴 颜真卿与李太保贴》2127万元  中国嘉德2014年秋拍

王铎  《汝贴 颜真卿与李太保贴》2127万元  中国嘉德2014年秋拍

   “匆匆赶来嘉德大观夜场,就是为了看王铎的那几张扇面”,北京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在11月21日晚间的这一番感概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对于这个国内的首个王铎夜场拍卖,尤其是嘉德拍卖对于这场拍卖场次的安排,更是引起了众人的关注,“王铎的笔底毫端”专场共上拍20件王铎作品,总成交额8214.45万元,成交比率达到95%。其中,王铎写给好友今础的八幅扇面全部以估价8至9倍的价格成交。

   “这个专场的20件作品几乎是来自于同一个藏家的释出,包括极少的零散的客人提供了几张作品,这个专场成功的原因更多的是在于缘分和运气,如果真的说下次还能不能碰到这么多王铎的书法作品,我也不能肯定,还是要看机缘能不能再次青睐我们”,显然对于这个专场的推出,中国嘉德书画部负责人郭彤也认为偶然性的因素存在。

   时隔一周之后的北京荣宝拍卖中,则是推出了首个王铎手迹诗稿专题,多件王铎墨迹拆分为19个标的进行上拍,共成交17件,总成交额为1210万元,成交率为90%,当然这个成交总额在程良锋看来是“略感遗憾”,因为本场的封面拍品,王铎《诗稿墨迹》(60开)的标的在1750万元的时候流拍。

   但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在谈及这一专题时,对雅昌艺术网记者表示:“过去我们对于王铎的研究不到位,随着这几年学术上对他的深入研究已经波及到市场中对他的重新认识,其实王铎市场的量还是有的,过去只是我们对他重视不够,对他的学术认知也不到位,所以没有形成市场的共识,正好这两年是书法在涨,这个板块在涨,总得有一个领头羊,大家就聚焦到王铎身上了,这也是一个偶然的,但是也是一个必然”。

   “确实是今年嘉德、荣宝的专场也好,保利和我们的几件高价王铎也好,是一个王铎热的现象,拍卖行都希望是趁着现在的这种热潮,把王铎在整体往上推一下,当然那八张扇面因为稀有性达到这个价格是必然的,假如说客人需要王铎的立轴,那不难找,但是需要找八个整齐的扇面,这是很难的,说明市场除了名头、跟风,买家终究还是关心这种作品的稀有度,当然荣宝那个60开的诗稿墨迹确实是遗憾的,2013年嘉德卖过王铎的诗稿,三十开的,当时的成交价是800万左右,荣宝的这次六十开的诗稿,这个价格流拍确实遗憾”,程良锋告诉雅昌艺术网记者。

   “王铎这个肯定还会持续,根本就在于看有没有好的东西再出来,如果之后没有好的东西慢慢会熄火,大家变得越来越冷静,不会那么疯狂,这是肯定的”,程良锋对于王铎热则是有着更加普遍的看法。


为什么是王铎?

   为什么是王铎?这个市场的幸运儿显然受到的关注更多的也是来自于这个原因,在对于以往王铎热的讨论中,有太多的“贰臣”的影响,亦或是市场版块调整的结果,我们抛开这些众所周知的观点,真正的把王铎热这个现象进行讨论,试图解开这其中的偶然性和必然性。

王铎 《致戴明说札》

王铎 《致戴明说札》

   “必须很诚实的说,王铎书法作品的艺术性并非高出其他三家很多,他到今天的这种市场热度,我们要去反思,但是也没有必要太在意,只要是某一个现象比较突出,一定有它的偶然性和必然性,但是偶然性是大于必然性的,因为必然性是一直存在的,偶然性只是没有发现,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比如当下的王铎”,程良锋对于这种市场的突发热点,坚持认为是偶然性大于必然性。

   其实回头来看看王铎到今天的热流,高价成交肯定有道理,但是再想一下这个市场是不是能回到2010年时期的水平,谁都不敢说,也正是因为那几年卖得好,让王铎的市场整体上了一个台阶,但是精品和普品的价格差距还依然是存在的,所以如果说是过了几年,假如整体环境还不好的情况下,王铎精品依然会是一个高价成交。

   “一开始的不受关注、东西流传的相对比较多、海外回流的热潮推动、日本人的推动以及作品中的临摹性多,这些原因无非就是王铎热的最终原因,试想一下,如果不是王铎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怎么可能有今天的价格高度,也是我一直说的,黄道周、张瑞图、倪元璐肯定会比王铎更好”,作为拍卖的从业者,程良锋的观察更加的客观。

   其实深究起来,并不在于市场或者是藏家对于王铎的偏爱,这是他的必然性,但是在当下偶然性大于了必然性,才出现了今天的“王铎现象”。也正如刘尚勇所言,过去对于王铎的关注少,对于书法板块的关注更加少,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书画上,但从书法上来讲,近现代书法很明显的,但是古代书法由于一些客观原因,造成了关注比较少的原因,那今天和之前相比,必然会出现这种热潮。

   “最早关注王铎书法的人,并不是国内,最早是日本人,差不多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包括村上三岛等书法家就来了中国河南孟津,王铎的老家,到王铎的后人那里,去买了很多的王铎的精品,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买了不少好的王铎。但是对于我们自己来讲,从清朝到现在300年,他一直是一个被忽略的书法家,他的价值完全没有被挖掘”。

   也确实是因为王铎这种降清的“贰臣”身份影响了对于他的书法作品的判断和推广,先不用讲清时期对于王铎的这种抵触,直到民国、解放前后以及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没有任何人公开出来讲王铎的作品好的,甚至王铎的后人也都没有把他的作品当作是传家宝之类的,直到日本人第一次来了之后,修缮了王铎故居,当时的人才意识到原来这些书法可以卖钱,也是和当时的这种创外汇有关系,日本人买走了很多王铎精品。而和其他的三位晚明书法家相比较,黄道周、倪元璐、张瑞图的明遗民的身份,他们的作品从那时就受到大家的追捧,分散的比较多,但是也正是这种身份,在清朝时期的那种环境下,保留下来的极少,甚至在清中期的时候就已经消失掉了,造成了今天没有出现所谓的黄道周热潮。而王铎正是因为这种被世人不经意的“不在意”,才得以保存下来。

王铎草书《念弟风雷书法长卷》

王铎草书《念弟风雷书法长卷》

   “但是也不是说我们国内的拍卖行是有意去寻找王铎的作品,也没有这种自发性,这是两个方面的事情,第一在于王铎到底留了多少东西在民间,供市场和藏家流通的。第二在于哪个公司或者是个人在偶然中拿到了王铎的作品,就比如我们在2010年的时候那张王铎世界纪录的作品,也都是这种偶发的因素”,程良锋说道。

   按照程良锋的说法,相对的来讲,王铎作品的存世量比较大,给今天的市场做了基础,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日本人的精心保留,以及后来的海外回流的热潮,中国人有一个特点,包括在拍卖场中,海外回来的东西相对比较受欢迎,同样的,拍卖公司到海外去征集,也并不是突然冒出来的王铎,比如在日本,早就有过系统的研究呈现,拍卖公司肯定会趁着海外回流的风气带回来王铎的作品,而一当这种拍卖的势头起来,国内的王铎作品自然就拿出来上拍了。对于拍卖公司来讲更是如此,追逐市场的热点,自然兴起这种热流。

   “王铎之所以能够热起来,还有一个书法圈内向圈外扩繁的一个过程”,书法专业的程良锋也推敲出这样的一个热潮的原因。

   现在上拍的王铎作品中,70%-80%是临摹古贴的作品,这个关键性的问题在于他的作品中的对于后人学习书法是一个楷模或者是一个追寻的对象。“他临帖临的多,大家通过他的路子或者是循着他的足迹上溯到更高的,比如赵孟頫、宋四家、二王等,所以首先在书法圈子内就被大家重视,有了一定的影响,然后通过圈内的扩大到了圈外,但是倪元璐、黄道周、张瑞图没有这个效果,现在随便翻翻书店里的字帖,里面都有王铎,但不见得有其他的三位,就是这么一个概念”。

   一个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王铎,怎么会不火。


王铎之于历代书法

   “但是现在来看看王铎现象,只有他一个人占尽了优势,其他人默默无闻的,起码是在媒体的角度上是这样的,但这是不公平的”。

   不管是从事拍卖的程良锋这么认为,还是记者在荣宝拍卖现场所接触的一个王铎书法作品的藏家也持有这样的观点。

王铎诗集

王铎诗集

   “王铎总有一天会做完的,也可能就是明年,只要没有好东西出来,肯定会慢慢的消沉的,王铎的作品即使存世量再大,也不可能有一万件吧,包括现在来看,拍卖行业越做越小,就是在于拍品的重复率比较大,那这样的结果就是总有一天王铎的作品被挖一遍了,那个时候怎么办,还有没有下一个王铎,这是拍卖行业要思考的问题,其实有时候心平气和的想一想,有很多的书法家可以做的,比如下一个傅山、王文治、刘墉等,无非就是换了个对象,这是更能符合这个市场发展的,不能每一个藏家都想着拥有王铎,这个市场是大家一起来收藏的,不是某一个人的市场”。

   如果从更加实际的角度进行考虑,王铎的作品再次释出的时候是在什么时候?这个谁都不好说,起码从当下来讲并不是特别的合适。

   天价的王铎作品往往都是企业家买的,并不是收藏圈里的行家,企业家并不会花费过多的精力在研究上,这个时候就出现问题了,他在买下王铎作品之后,并不会宣传,可能从拍下的那天开始,三年之内都不会在动这张作品,这个时候,王铎的书法作品是不是真的“物尽其用”了,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可能对于企业家而言,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再次释出的机会,如果有一天出现了破产、离婚、死亡等艺术品流通的三大规律之一,这些作品的结果就是拿出来上拍套现,这个对于拍卖不是坏事,也未必是坏事,真正的收藏一定是建立在喜爱的基础上,可以“千金不易”的,这种持久力才是值得关注的,而现在的这种收藏和一百年前的收藏的心态是不一样的,现在的这个市场是需要冷静的,不是只看王铎一路飙升的现状,而是要看到后面的持续力。

   而王铎之于书法的价值并非止于此,尤其是对于明清书法的这种广告效应也是拍卖行所期待的。

   “王铎的价格究竟有没有到头,我不好肯定,因为我相信肯定还有更好的东西出现,会超越现在的成绩,这是个没有定论的事情,但是通过王铎这个品牌,我们收获到一是他的这个名头对于明末清初甚至是以上的一些不知名的书法家的东西能够呈现在市场中”,程良锋说道。

   再加上古代书法价值历来的价格低洼,用董国强的话说就是“太便宜了”,相当于没有市场的,一直到1993年左右的艺术品市场真正出现的时候,书画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但是书法市场是停留的,所以最近纪念书法作品的走高,也是其价值回归的一个过程。

   “艺术品市场总是有一个回归的过程的,有些东西回归的比较慢,这个艺术品本身的门槛有关系,比如古代书画和书法,原因就在于这个门类太难懂了,虽然有很多的企业家对艺术品有兴趣,但是也仅仅是局限于到在世艺术家手中直接购买保真的作品,对于在这些作品,还在于一个慢慢引导的过程,而且从文化的层面上来讲,以后艺术品的价值回归一定是呈现在古代书画和书法上来的”,在对于书法市场的看法中,董国强也是寄予厚望。

   而在此后推出的历代书法家作品拍卖中,我们也找到一个拍卖行所精心梳理的名单,黄道周、倪元璐、张瑞图、傅山、刘墉、丁敬、龚贤等,或许就有下一个“王铎现象”。

郑重承诺

1 本画廊所有销售的书画作品均保证真迹。

2 对所购书画作品真伪不满意的,20日内无条件退还。

3 款到当日我们会以特快传递的方式将作品寄到你指定的地址。

4 欢迎中外宾客朋友前来交流。

5 凡购买5000元以上价格,可优惠10% 。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马鞍山路17号
山东华夏齐鲁文化城三楼A区357室

邮编:250022 E_mail: zlh_wjm@163.com

办 公: 0531-82050500

手 机: 13906406066 联系人:张先生

开户银行

工行卡号:6222 0816 0200 0837 780 张黎华

农行卡号:6228 4502 5001 6789 619 张黎华

招商银行:4682 0353 1881 6066 张黎华

建行卡号:5522 4523 4005 6788 张黎华

中信银行:6226 9825 0009 1198 张黎华

联系qq:40921388